第240章 章七三 孔家余孽今不复_神诡异仙
自大小说网 > 神诡异仙 > 第240章 章七三 孔家余孽今不复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240章 章七三 孔家余孽今不复

  第240章章七三孔家余孽今不复

  孔谦去而复返,重回战场。

  不过,不等东凌天、南奕两人出手,孔谦立即高呼:“我愿乞降,还望两位道友饶我一命啊。”

  他生怕说慢了一拍,便会招致南奕两人的雷霆打击。

  而南奕两人法力流转,正待施展手段时陡听孔谦乞降,又见其一副束手就擒模样,倒也略收法力,暂且压了压手段。

  东凌天令十二金钗销魂阵蓄而不发,只将孔谦气机锁定。

  孔谦坦然受之。

  既已被「魂归来兮」钉死,是否再受法阵气机锁定,于他而言其实没什么区别,都是想跑也跑不掉。

  南奕则是笑道:“事到如今再来乞降,道友这般说辞,怕是道友同门林渎泉下有知,亦会心寒啊。”

  “而且,我俩既有因果未结,不死不休,我又怎能饶你?”

  孔谦立即回话:“道友此言差矣,我与林渎虽同在画诡阁,却非是同门,无有情谊,只能算同伙,因利而合。”

  “毕竟,倘真要是同门,林渎也不会使出「魂归来兮」将我拘来。”

  “至于说我俩之间的因果,实是诡灵诡契而结,本无怨仇。我愿舍去本命道器,了此因果,再乞道友饶命。”

  “只要道友饶我一命,我定洗心革面,于今后唯道友马首是瞻,甘效犬马之劳。”

  闻言,南奕挑眉。

  东凌天亦看向南奕,觉得孔谦说得有理,等着看南奕如何处置。

  毕竟,孔谦与林渎今日虽显狼狈,却是因东凌天乃是一方道统之主,底蕴远胜常人,祭出十二件道器布设法阵,方才轻易拿下。

  换作南奕请得其他修士,哪怕是仙门修士助阵,今日也未必能确保击杀其中一人。

  而孔谦作为实打实的蜕凡圆满修士,一旦南奕将其收作麾下,不说如虎添翼,起码也是锦上添花。

  东凌天如此想着。

  但南奕挑眉间,却是在默运「全愈」天赋,确保自己全然冷静,不受孔谦蛊惑。

  当孔谦去而复返,一副束手就擒不加防备模样之下,南奕「洞真」天赋,亦终于悄然窥探出孔谦底细。

  【志名:孔谦。】

  【志类:灵修。】

  【阶秩:黄阶上品。】

  【志述:大离王朝-画诡阁修士;鲁郡-孔家余孽。】

  【生龄:四十一岁又九月。】

  【寿元:约一百八十三岁。】

  【境界:炼精化气境·蜕凡圆满。】

  【道器:圣德教化经。】

  【功法:妖言太典。】

  【法种:捕风捉影;铄金毁骨;妖言惑心;恶语伤神;作茧为牢;同舟共命;兴风御流;独断是非;李代桃僵。】

  有一说一,孔谦虽因身份问题,入不了坐忘仙门,只得将孔家原本拿来做参考辅修的《妖言太典》充作主修功法,却在道途架构上绝不算差。

  其九大法种,涵盖探查、攻伐、蛊惑、诅咒、守御、疗伤、飞遁、破法、保命,基本没有明显短板。

  相同境界时,就算孔谦战力略逊仙门修士一筹,也与旁门大派弟子相仿,远胜寻常散修。

  比如眼下,身为一方道统之主的东凌天,靠着道器压阵,可以轻取孔谦或林渎性命。

  但在孔谦求饶欲降时,东凌天不知不觉中,竟已受孔谦「妖言惑心」影响,觉得孔谦说得有理有据。

  当然,这也是因为孔谦并未抱有强行蛊惑的心思,只是借助「妖言惑心」配合口才,尝试以理服人,说服南奕两人饶其性命,反倒显得愈发不着痕迹,神不知鬼不觉。

  只可惜,南奕「洞真」天赋抢先看出孔谦有蛊惑人心之法种,只默运「全愈」,即可保证自己思绪如常,不受蛊惑,亦不会被孔谦轻易说服。

  而见东凌天意动间,南奕仍旧在沉吟,孔谦也不觉有异。因为南奕作为结有因果的当事人,本就会比东凌天更难说服。

  在南奕沉吟时,孔谦继续开口:“画诡阁在离京城,实有谋划,是为直入玄阶上品之机缘。若道友愿意饶我一命,我定将画诡阁谋划如实相告。”

  万婴灵丹,服之可直入玄阶上品。但此丹讲究生辰八字相合,就算当真有成丹,南奕等人也不可能服食。

  甚至于,孔谦连万婴灵丹丹材是何物都不敢提前说出,生怕南奕两人以正道修士自居,当场将他斩杀。

  他现在只想哄着南奕等人立誓许诺,答应先饶他一命后,再交代画诡阁底细。

  身为修士,尤其是正道修士,不修欺诈之道,最忌讳出尔反尔、毁诺背誓。届时就算他交代了万婴灵丹的底细,也会让南奕几人生出三分顾忌。

  哪怕这三分顾忌未必真的能让南奕留手,也至少能让他,从十死无生变成九死一生。

  孔谦心中暗叹,当下局面,他竭尽全力,也只能求取渺茫的一线生机。

  “玄阶上品?怎么可能?”东凌天讶然。

  南奕也很是疑惑。

  想凭借凡世布局之谋划,一步直入玄阶上品,还是画诡阁几人一起的话,怕是将离京城全给献祭了都够呛。

  此时,东凌天略有意动,有心想追问孔谦详细,但碍于南奕在侧,不好喧宾夺主,只得按下心思。

  南奕不受「妖言惑心」影响,却是愈发冷静。

  他知道,孔谦只是想保全性命,哪怕日后听任差遣,也比身死道消来得强。

  如果要按戏本套路,就算他不想饶恕孔谦,也是在骗得孔谦交代清楚后,再另想办法弄死孔谦。

  然而,修行先修心,除非本就走的是欺诈之道,厚颜无耻,否则这种言而无信的伎俩,只会有损道心。

  比起知晓画诡阁具体谋划,南奕觉得,斩除孔谦更为重要。

  因为,若有缘法在身,他后续迟早会得知画诡阁谋划。

  但要为此陷入对孔谦是杀是留的纠结,有碍道心,却是反为不美。

  所以,南奕心中转念,很快便决定,不去管孔谦抛出来的鱼饵,直接下杀手。

  当然,为了斩杀更易、更突兀,南奕面上不动声色,接话道:“看你这架势,是要我许诺饶你一命,你才肯如实告知?”

  南奕啧了一声,故作不屑:“依我看,道友此举,全无诚意啊。”

  孔谦作诚惶诚恐状,颤声开口:“万望道友见谅。今道友为刀俎、小道为鱼肉,生死皆系道友一念之间。不得道友金口玉言,小道心中着实惶恐——”

  孔谦言至一半时,得南奕传音示意的东凌天,压下心中好奇,竟突然催动十二金钗销魂阵:

  “九张机,世事如梦终难留。”

  金光如梦似幻,瞬间攻破孔谦心防,仿佛将其后半生记忆全数封印,叫其重新回到心底最深处封尘记忆所对应的那一天,也就是孔家遭鲁家突然发难的那一天。

  南奕则祭出剑气,刺穿孔谦头颅的同时,搅碎神魂,绝其生机。

  临死刹那,孔谦回光返照,冲破了东凌天法阵幻境。

  但其神魂已碎,清醒亦不过弥留数息,只来得及喃喃低语:“何以如此之急……”

  孔谦是真的有些茫然讶异。

  他确实是抱有九死一生的心理准备,但他眼中的九死一生,是南奕问清楚万婴灵丹的具体底细后,会于气恼之下毁诺背誓,依旧将他斩杀。

  他万万没想到,南奕竟是对直入玄阶上品之机缘不屑一问,甚至连骗都不打算骗他,直接骤下杀手。

  带着一丝说不清是叹服还是遗憾的情绪,孔谦彻底身陨。

  而在其神魂破碎、生机破灭的同时,孔谦法力随心,暂时解开了自个乾坤戒的乾坤法禁,叫戒中诸物散落于空间乱流,不给南奕留。

  不过,乾坤戒中的东西可以一键清空,乾坤戒本身,以及孔谦贴身存放的本命道器「圣德教化经」,因南奕两人下手突兀,却是没叫孔谦来得及毁去。

  ——道器可以收入乾坤戒中,但一般而言,为了时刻祭炼蕴养,本命道器都是随身携带;且黄阶道器自带大小如意之效,玄阶道器更是可以收入体内九宫,想随身携带也方便。

  南奕法力一卷,从孔谦身上搜出了「圣德教化经」。

  东凌天在旁看了一眼,不等南奕开口,主动道:“我取之前冥蝉躯壳即可。这件道器注重教化,与我道途不合,南兄自行收下便是。”

  南奕也不客气。

  东凌天家大业大,不缺一件用不上的道器。且冥蝉十分特殊,作为炼器材料亦可称极品,绝不算差。

  既然东凌天主动谦让,南奕也就顺势应下,不再扭捏客套。

  他仔细看了看「圣德教化经」,叹道:“倒也称得上气运之宝,就是太过霸道。正所谓满招损谦受益,此物罢黜百家独占信力,反为不美。”

  此物于独自修行的孔谦而言,犹如鸡肋,更多是有着几分纪念意义。

  但在开辟真气武道的南奕眼中,此物同样鸡肋。

  他虽不知孔家当年之事,却很快意识到,若以「圣德教化经」辅助汇聚信力,只会埋下吃独食的祸根。

  当年的孔家,作为孔郡郡守世家,好歹能动用「圣德教化经」镇族八百年,才爆发祸乱。

  南奕自觉真气武道信力汇聚足够自身修行,却是不想凭借「圣德教化经」更上一层楼。

  如此来看,似是只有改日再将此物卖掉,或做交换。

  南奕又看了眼孔谦的乾坤戒。

  两方容量,市价三十金,略逊南奕得自公冶青天的三方容量乾坤戒。

  因郭来自己原本就有个两方容量的乾坤戒,南奕便将新戒收下,准备回头交给燕青云。

  只是,虽然孔谦死前清空了戒中之物,不将自个身家留给南奕的同时,也将处理过的万婴灵丹丹材一并放逐空间乱流。

  南奕却依旧从戒中残余灵犀,隐隐感知到浓郁怨气。

  他想起之前林渎乾坤戒破碎时的庞大怨气,顿时有些蹙眉。

  “怨气如此之重,看来画诡阁定是魔门无疑;所谓机缘,怕也逃不了魔门手段。”

  这时,孔谦既死,没了其「妖言惑心」暗加干扰,东凌天思绪更清,也回过味来:“魔修猖狂,竟敢在京城行乱。”

  南奕摇了摇头:“画诡阁的谋划,似乎并不是血祭凡人。我暗中关注,亦只知他们近日忙于推动离皇选妃提案。”

  “就算他们是魔修,但空口无凭下,便是告知戮魔司、武安司,亦不好定罪。”

  林渎、孔谦两人,身死之时都将乾坤戒处理掉,算是替还在离京城中的同伙遮掩,丝毫不留证据。

  南奕最多让认识的修士相信他,却没法当真举报画诡阁意图不轨。

  不过他也懒得举报。

  南奕虽得了文部闲职官身,却与武部、刑部没什么交集。他相信武部、刑部修士不是废物,不至于被画诡阁全然算计到死,也不需要他一个小修士来主持正义。

  所以,南奕斩杀孔谦后,不着急立马赶回京城举报画诡阁,而是继续陪着郭来前往君山福地,类似于前世送行送到高铁站一般。

  东凌天亦表示同去,自言想在君山福地买上些炼器材料,准备配合冥蝉躯壳。

  这一次,因为不再走上一段路便故意折弯,几人后半截行程,倒是轻快许多。

  到了君山福地,郭来找值守道童表示借道,欲往青玉福地;东凌天则是想买些炼器材料。

  值守道童先是替郭来联系青玉福地,约定半个时辰后开启传送阵法;接着唤来一位君山弟子,另行引东凌天与南奕两人,往福地核心区域中专门负责对外出售材料的宫殿走去。

  仙门洞天尚不好说,但占据福地的旁门,多会经营诸多产业。除去传送借道外,一般都会有精擅的修行技艺,如青玉福地擅长炼丹、君山福地擅长炼器等。

  南奕虽无购买炼器材料的心思,但东凌天欲买,他也就跟着走上一遭,准备增长一番见识。

  只是,明明君山弟子就在前方引路,不断解开阵法,南奕走着走着,却在渡河之后,突然跟丢了君山弟子与东凌天。

  他下意识地止步。

  身处他人阵法之中,若是意外走迷了路,最好便是候在远处,等待发现他跟丢的君山弟子来找他。

  然而,南奕感觉自己并不是意外迷路。

  ————

  昨天周末,自己翻开本小说想放松脑子,结果一下入了迷,无心码字,实在是罪过罪过。不过这个月请假条已经用完了,应该不会再找机会放松脑子了

  最后,感谢书友「MISSYOUYPF」打赏100,感谢大佬「定风波dingfenbo」打赏10100!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dzida.org。自大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dzida.org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